橘子泡芙

我的小王子,我的少年,我的骄傲。
易烊千玺的限定十八岁要快乐。

这个宝贝也太可爱了点
突然有了熬夜把跑男肝出来的冲动(bushi我没有

  他一向黑白分明的眼瞳就那么看着我,我可真真受不了,撑着脸看向窗外,却感受到脸上温度再也不受控制,蒸桑拿似的又太折磨人。

  

  他看了我好一会儿,终于愿意放过我,把嘴里还叼着的糖棍拿出来扔掉,也再也维持不了脸上的笑容,他说"骗子。"

  

  我想了想,还是骂了回去"傻蛋。"

  

  傻蛋活该被骗。

晚点发还没写完诶嘿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販賣夢境. 还有同一天的梦境老师!!!抱紧了!

All坤-关于xxj们的学习营(上)

爽爽
设定-全员六年级xxj
ooc别上升

  

  蔡徐坤生病了。

  

  这场病来的不巧,适逢xxj们出去学习营的时候,学习营为期两天一夜,这也代表着他们会在宿舍里呆上一个晚上。

  

  宿舍是全级抽签分配的,也是学校特意做出的安排,要是让几个相熟的小毛孩凑在一块那不得闹翻天?老师们深谙套路。

  

  学校安排的是住八人间宿舍,奈何全年级的学生数量太多了,八人宿舍也装不下一百人,所以剩余的四人就要住进宽敞的四人间,而蔡徐坤运气好,和周锐秦子墨连带着他最疼爱的弟弟钱正昊住进了所谓的vip宿舍。

  

  与蔡徐坤相熟的范丞丞黄明昊等人愤愤不平,暗怨自己没有那等运气,见到被蔡徐坤亲亲热热抱在怀里的钱正昊更是气愤。陈立农倒是豁达,依旧笑的灿烂只捏捏蔡徐坤的手说道,“到时候我会来坤坤宿舍串门的。”

  

  小朋友利落地应了一声,转瞬又去捏怀里人的脸。

  

  钱正昊:我很快乐,真的。
  
  
  -

  

  范丞丞和黄明昊对于未能和蔡徐坤分到同一个宿舍很是遗憾,这会儿去往营地的大巴上也势必要挣得和蔡徐坤坐一块儿的机会,明面上对着小朋友友好相处,实际却在背后开启大战,你踩我一脚我踩你一脚挣的凶。

  

  当然,在这场激烈的龙争虎斗中也有被殃及的池鱼,站在两个xxj身后默默等着上大巴的林彦俊自然也成了那条可怜的池鱼,被范丞丞直击命脉,一脚踩到了他特意为学习营准备的新的小白鞋,脸色蓦然便黑了下来,脸转的比谁都快,自带驱散人于一米之外的气场,在他附近聊的开心的小朋友都赶紧跑开,生怕又惹到这尊不好惹的大佛,雪上加霜。

  

  林彦俊死亡凝视前头沉迷战斗的两人,见他们毫无察觉战斗的如火如荼脸又黑了一个度。

  

  不明觉厉的陆定昊指着他捧腹大笑“林彦俊你怎么又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都看不到你了!这天气这么好怎么就有一团黑气在这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超泽赶忙去拉他的手臂,在多次尝试无果后选择放弃并继续看戏。

  

  林超泽:陆定昊这个人真的很难控制。
  陆定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彦俊:我的小白鞋和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

  

  范丞丞与黄明昊依旧厮杀着,最后以范丞丞被黄明昊一脚狠狠的实实在在踩在他脚上疼的发懵并在反应一秒后蹦了起来大喊大叫落幕。

  

  可正当黄明昊为取得胜利洋洋自得的时候,蔡徐坤听着这奇怪的叫声转过头来看他们,低下头一看范丞丞已经蹲在地上可怜巴巴地捂着脚,装可怜比谁都厉害。

  

  黄明昊:这小伙子还有两副面孔呢?

  

  果不其然,蔡徐坤也跟着蹲下身子关切地看着范丞丞,语气温柔的不像话“丞丞怎么了?”并赠送了附带的摸头杀服务。

  

  范丞丞委屈巴巴:“黄明昊他踩我脚。”

  

  黄明昊黑人问号,温州小机灵可受不了这诬陷,梗着脖子想要反驳时范丞丞扫视他一眼又接着诉苦“哥哥,丞丞好痛呜呜呜”

  

  蔡徐坤很是苦恼,摸着脑袋想了半天最后鼓着腮努力地远程吹气,“呼呼!呼呼就不痛了!”

  

  范丞丞也配合的很,松开手表情夸张地哇了一声“真的不痛了诶!哥哥好棒!”

  

  蔡徐坤被夸了有点不好意思,只对他笑笑。

  

  “那哥哥等会跟我坐好不好,哥哥继续给我呼呼,要不然丞丞会很痛很痛。”范丞丞耷拉着脸撒娇。

  

  出于当哥哥的成就感,蔡徐坤自然也是轻易答应了,身后的小尾巴翘的高。

  

  黄明昊:成。快乐都是你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

  

  一群小孩一去到营地就被老师领去了宿舍,光是八人间的配置就很顶级了,一进门便是个宽敞的客厅,客厅一面是落地窗的设计,正对着学习营中央的湖畔,景色美的很。

  

  浴室就在客厅的另一边,有四个洗手台和独立的隔室,一次可以让四人洗澡,方便的很。

  

  最重要的寝室也干净舒适,四张上下床的上铺都是连着的,能在上面直通各个床铺。

  

  老师给予了半个小时去整理宿舍,黄明昊好巧不巧和范丞丞住在一块,这会儿两人也没有收拾东西的心思,在行动上难得默契了起来,皆是扔下背包去浴室换完衣服就急匆匆跑上上一层楼去看看vip宿舍。

  

  “惊喜!”门没有锁上,黄明昊直接推门而入,一进去便大喊,和瘫在沙发上的陈立农面面相觑。

  

  “坤坤呢?”范丞丞比黄明昊要高一点,踮起脚从后边探出头来。

  

  陈立农往浴室方向抬了抬下巴,“坤坤正在换衣服ne”

  

  学校给的专门外出用的卫衣颜色是随机分配的,陈立农黄明昊和蔡徐坤都是清一色的粉红色,范丞丞则与众不同,是亮蓝色。

  

  黄明昊与范丞丞相视一笑,跑进来把门锁上便直接冲进了浴室,陈立农看他们的动作也赶忙跑上去想要阻止“诶!你们干森莫啦!”

  

  可为时已晚,敌方范丞丞和黄明昊成功闯进了浴室并大喊坤坤。

  

  “欸!我在!”蔡徐坤应道。

  

  隔间的门是磨砂玻璃的设计,蔡徐坤朦朦胧胧的身影便透过磨砂玻璃直接入了三人的眼,即使他们平时脸皮厚也受不了这波操作,三个小屁孩脸瞬间红透。

  

  “怎么了!”蔡徐坤又喊。

  

  “没事没事!”陈立农回应,推搡着呆在原地的两人便往外面走。

  

  -

  

  蔡徐坤套着宽大的卫衣走出了浴室,一眼便看到了挤在沙发上做的规规矩矩的三个小孩,皆眼观鼻鼻观心,与平日截然不同,反常的很。

  

  蔡徐坤深感奇怪:“怎么了?”

  

  黄明昊和范丞丞低着小脑袋不肯抬头,闻言连忙急着否认。

  

  “没有!”

  

  “没什么!”

  

  倒是有点默契。

  

  蔡徐坤眨眨眼,看向陈立农,他向来对这个乖巧的弟弟信任的紧,人说什么他都行。

  

  深受宠爱的陈立农也跟着耷拉着脑袋,支支吾吾“是啦…没…没有什么哦。”

  

  脑子里却都是浴室里看见的朦胧身影。

我恨红豆!
近期以来打的最多字的一次!👏👏👏👏👏



01. 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他的由來)

圈名的话是苒笙,但是大家好像都喜欢叫我鹤…?

就是特别喜欢笙这个字,然后当时桌子上摆着的课本第一个字是苒,也都是草字头那就随便拼凑成了苒笙这样。

但是最近有考虑到改圈名,大家都叫我鹤,导致我现在也是鹤鹤鹤森莫的,然后扩列跟别人介绍都是这里苒笙可以叫我鹤。

就很奇怪。

02. 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我四年级到六年级的时候疯狂迷恋网络小说,也不是看那种霸道总裁爱上我那种,我喜欢看那些没有一点点关于情爱只有打斗的玄幻或者武侠小说这样。

然后当时就拿本子写啊写,妄想要构思出一个庞大的世界观,也搜集了很多资料,但是实际上我现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再看到以前写的东西的时候感觉就是…仿写那样,好像都没有什么属于自己的东西。

就…断断续续写了不少都是因为脑子里太多思绪想要写出来,应该算是对写作这件事情的热爱让我继续写下去的。

当然后来接触了同人之后就全然是对喜欢的少年的爱啦x

03. 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它人又有什麼看法?

我是觉得我自己现阶段还是没有固定文风这种东西,反正我自己是没有看出来啦。

别人的话,入圈前期比较多写小甜饼(因为完全不会发刀),那时候收到的评论大多都是什么可爱诸如此类的评价。

其实我觉得是因为文笔实在没有好夸的就只能夸脑洞了!但是我也夸爆我的脑洞!为自己打call!

05. 喜歡的風格(不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樣子?

emmmm,很喜欢那种细腻温柔的文字,感觉一下就戳到了人心底里去,很触动。然后喜欢细水长流的感情,缓慢又稳定,但是真的很温柔很温柔。

06. 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感覺鍵盤/ 筆桿要爆炸了)。

大概是适合写无脑甜饼吧,每次写甜饼评价还不错的样子,而且目前为止思如泉涌的情况只出现过在甜饼上面。

07. 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總是遇到瓶頸)

其实什么都不擅长,但是最不擅长描写,我的词汇量让我很崩溃。脑子里能想象到画面却偏生描写不出来的感觉真的很难受。这个描写的范围包括人物的动作心里还有背景描写,这些我都很不ok。

08. 你寫一篇小說/ 文章需要多少時間?

看情况吧,卡的话大概一辈子都写不完。
码字码的最快的一次是明日巨星(是这个名字吧,我忘了x)熬夜的时候三个多小时就噼里啪啦码字就码了七千多

2k到3k的那些小甜饼基本就是控制在一个半小时到三个小时之间,不卡的话真的能码挺快的。

就是我这个人容易分心,码字的时候都喜欢边看电视边码,然后注意力就会在电视上面忘了码字了x

09. 在開始動筆之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呢?

基本没有,写了大纲也不会看所以就不会耗费时间。然后我也不会自讨苦吃写一些专业性很强的东西搜集资料所以也没有。

10. 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習慣嗎?它有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上面有提到,喜欢边看电视边码字。很大的困扰!每次都是只顾着看电视放弃了码字!



11. 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使用的工具是?

以前是忠实手写派,现在也逐渐转变成打字派啦。

电脑比较少用因为我一年级教的怎么快速打字到现在还没有练好打字很慢x而且房间里是那种座机的电脑也不是笔记本,带出去有、麻烦(卜其实是带不出去),就很bad。
电脑的话还是用wps这样。

手机的话用的比较多因为带出去很方便!但是相对而言错字也很多啦。常用的app是墨者写作/印记云笔记/app的wps

12. 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跟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草稿通常是在学校无聊手写一下,但是正式稿会想着要补充很多东西除了主线一样其他也有扩写补充很多东西。落差还挺大的。

13. 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喜欢发刀,但是我不大会写,虐不来。

14. 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不論是自創、同人寫手或職業作家)是誰?他們有影響到你的文風嗎?

最喜欢金庸,从小时候到现在,影响还挺大的,有一段时间很喜欢写那种文绉绉的文字,一长串下去都没什么重点冗长又多余。

15. 你有夢想過你能當上作家,或者能從事相關的職業嗎?

当然有啊。现在也有。但是只是梦想x

16. 在文字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經驗或回憶呢?

没有不知道有也忘了我好累不想打字了。

17. 那麼,你喜歡寫小說這件事嗎?或者說你對它的熱衷程度如何?

就是…单纯的喜欢,很喜欢很喜欢那种!我可以退出很多个我磕过的圈子但是写作还是要坚持。

18. 從一開始到現在,覺得自己寫過最喜歡的文章是?請節錄一個片段。(不論自創、同人、學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歡的也可以都放上)

没啥喜欢的,都很烂就是了。

19. 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風格有什麼樣的改變?

想成为那种我上面提到过的细腻温柔的风格!

20. 最後,請你點五位有在寫作的朋友填寫這份問卷。

@forests.
对这就是我叫你下回来的目的[强行握手]

很严肃!认真看!点我吃瓜!

大家好,我要来很严肃地说一件事

可以看到为了这件事情我把名字改回来了

大家愉快吃瓜就好

 @forests. 

各位被带下场的宝贝我滑跪道歉了

出场费我给不起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

昨天秃发了一篇丞坤文

我队友是不是看上我队长了

然后

晚上就被人提醒被抄袭了!!!!

不好意思带两位宝贝下场了滑跪

但是大家都知道

秃作为一个老年人怎么可能会熬夜

早上醒来那篇文已经被删

但是吧留了两张截图

大家随意感受一下


第二张我都懒得搞了

还够不够明显!!

然后秃去问了

这个时候还不承认

然后老好人秃本来并不想追究

但是暴躁老哥鹤不接受

中午就去挂人了

但是被敏感lof屏蔽了

她大概是在0.01秒内看到了内容

来找我了

最后还是道歉了

这语气我觉得不对呀


就像是我们逼走你一样?

但是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这个就算了吧

但是这样道歉真的诚恳吗?

是我以前学的道歉方式都不对吗

道歉不应该是

先说一下自己犯什么错误了

然后针对错误道歉

表示不会再犯了balabala一大堆

您????







但是这件事情也解决了

只是发出来解释一下

大家吃瓜吃的开心就好

祝愉  

【农坤】于是…跟学长在一起了!

校园甜饼一发完
名字瞎起的
别上升



  

  陈立农坐在巴士上层百无聊赖地看着下面的人奔跑着赶来上车。

  

  他手里攥着的手机早就因为没有电而自动关机,此刻黑了屏躺在他手心。

  

  他打量着下面排着队的人,那头正好有一人急速奔跑着过来赶车,身上白色的校服颇为眼熟。

  

  跟我的校服真像啊。

  

  陈立农低头看了看穿在身上的校服,又往窗外看一眼对比着小的豆丁一般的人身上校服。

  

  可陈立农也没有在意,他住的离学校远,来回一趟都得耗上两个小时,在家这头他还真没见过同校的人,倒是穿着相似校服的隔壁学校学生有不少。

  

  他视线却还是不自觉停留在了下方人影上,从上看下去只能看到毛茸茸的发顶。

  

  倒是跟学校那位拥有惊人发量的学长有点相似。他腹诽着。

  

  看着那人跑进车里,陈立农心里泛起莫名的期待,盯着楼梯口看,为了方便下车,他特意选的楼梯口对开的位置,要是有人上来他一眼便能看到,上来的人自然也是如此。

  

  看到那人抬起的脑袋时陈立农心里便直呼不妙,大脑嘣一声当机了,可行动远远快速于想法,他连忙扭过脑袋,举起攥着黑屏手机的手佯装是在看手机看的入神。

  

  他敏感地感受到那人惊异的打量目光,眼角余光也瞥到他站在旁边的身影,当即更紧张了起来,缩了缩脖子,装模作样地在屏幕上敲敲打打装作聊天。

  

  感受到身上的目光消失,他小心翼翼地看向前方,那人正坐在他前一排的旁边。

  

  陈立农松了一口气,绷紧的身子立刻软了下来,又紧张兮兮地往那边再看一眼,见那人没有发觉更明目张胆了起来。

  

  好像真的是蔡徐坤学长。

  

  陈立农长按手机开关尝试能不能强行开机,而手里的苹果手机也不负所望,成功开了机,1%的电量随时会耗尽。

  

  他连忙解锁了手机胡乱地朝着那头拍了几张照片,给认识的学长小迷弟发了过去。

  

  1%的电量也撑不了多久,完成责任后便颤颤巍巍关机了。

  

  陈立农一向慢热,和生人憋不出几句话来,也很怕尴尬,还没到站就迫不及待往下冲,门一开就跑了出去,为了不被看出破绽也没有跑,只急步往前走。

  

  身后响来急促的脚步声,陈立农心觉不妙。果不其然,肩膀上压下来一股重量,身后人呼出的热气洒在他后脖上,呼吸声清晰可听,蔡徐坤的招呼声也响起。

  

  “你好。”

  

  陈立农勾起嘴角给了个假笑,尴尬地回答着“你好。”

  

  相顾无言,两人并排走着,陈立农攥着手机的手力气加大,指尖都微微泛白。

  

  蔡徐坤低头瞧一眼,他一向敏锐,自然知道他尴尬,清了清嗓子主动搭话“你认识我吗?”

  

  倒也不是他自大,蔡徐坤这名号在土偶高中可是异常出名,是曾经的学生会会长,成绩也稳居第一,最重要的却是他的颜值。作为土偶高中校草,蔡徐坤在学校也是坐拥一堆小迷弟的,陈立农这些高一学生更是疯狂,在范丞丞看来几乎全级都要沦陷了。

  

  不过自然不包括陈立农,陈立农一向自认乖学生,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平日对于身边的小迷弟也不屑一顾。

  

  可陈立农这会儿可明白同学们为什么沦陷了。

  

  不好意思,三好学生陈立农也堕落辽。

  

  陈立农理所当然嗯了一声。

  

  “那你刚刚为什么装作不认识我?”蔡徐坤又问。

  

  陈立农更尴尬了,无措地想了想最后老老实实以慢热回答,说一遍还不够,又说了一遍,生怕刚“饭”上的学长误会。

  

  两人一路尬聊着,令陈立农意外的是蔡徐坤居然跟他住在同一栋楼,他住的楼层比蔡徐坤高,蔡徐坤在电梯上笑了笑揉揉陈立农的脑袋便跑走了。

  

  陈立农感觉整个身子都在发烫,呆呆地伸手按住刚刚蔡徐坤触碰到的地方,愣了片刻满足地傻笑了起来。

  

  

  
  -

  

  

  大概是自从认识了命运便会交缠在一起,陈立农第二天上学时也碰上了蔡徐坤,蔡徐坤自然也看到他了,抬手朝他挥了挥,陈立农即使再不乐意也得硬着头皮过去。

  

  又是一路尬聊,幸而蔡徐坤需要绕路去找一下别校的同学,这才放过了陈立农,他一路被同校人羡慕的眼光缠着,简直就是公开处刑现场。

  

  -

  

  自此以后陈立农每天上学都能碰上蔡徐坤,从一开始的害羞怂巴巴到后来渐渐放得开,抛梗调笑也是信手粘来,两人都不是什么难相处的人,自然也熟悉了起来。

  

  可好景不长,这头小迷弟陈立农才刚和自个儿“偶像”混熟,蔡徐坤便要回去闭关准备高考了,他再也没有在上学时碰到蔡徐坤了。

  

  陈立农心里自然也是思念的,只能通过QQ微信等给他发信息,一天下来连吃了什么做什么作业也讲的明明白白,也从来没有收到过回复。

  

  即便是蔡徐坤提前跟他报备了手机被没收了不能看信息,陈立农对着只有他一人刷信息的聊天页面还是沮丧的。

  

  好像有什么情感悄然萌生了。

  

  -

  

  陈立农发出高考顺利时压根没指望能收到回复,高考前一天更应该好好备战,手机什么的定是不可能出现了。

  

  可那头回的快,一句谢谢立刻发了出来。

  

  陈立农有些意外,更多的却是欢喜,连忙噼里啪啦打字问他为什么能回他。

  

  刚拿到手机。那头发来。

  

  特别关心的声音真的很吵诶。

  

  嘭!陈立农死死地盯着那一条讯息,脑子里炸开了烟花。

  

  他不敢再去看一眼,连忙把手机拿去充电扑倒床上拿被子把整个人盖的严严实实。

  

  一夜未眠。

  

  -

  

  

  陈立农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蔡徐坤了,高考结束有一段时间了,可蔡徐坤却忙着和同学们东跑西跑去玩耍,两人一面也没见上,只靠着手机的通讯软件联系,虽然聊天没有断,可不能见到总归是让人有点沮丧。

  

  陈立农给那边发个晚安,蔡徐坤已经很久没有回复他讯息了。简而言之,蔡徐坤弧他很久了。

  

  可他这一条才发出去就等来了回复。

  

  kun0802:等会!!!

  kun0802:先别睡!

  kun0802:[发出视频邀请]

  陈立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迷迷糊糊按了同意。

  “喂?”蔡徐坤声线传来,陈立农倒是愣了愣,脑袋乱的像一团乱麻。

  
  “农农?在吗?嗯?”

  

  “在的!”陈立农连忙回答。

  

  “你看我怎么样?”

  

  “什么?”陈立农迟疑地问了声。

  

  “你看我怎么样!”蔡徐坤对着手机一字一句大喊。

  

  陈立农抿唇想了想,简洁回答“学长很好。”

  

  “那我能做你男朋友吗!”

  

  陈立农听着那头传来的细小起哄声有些怀疑,“大冒险吗?”

  

  “不!是真心话!”

  

  他不再犹豫了,直截了当也喊了一声“好!”

  

—END—

不够时间了草草码完,原谅我吧。
水运会使人精神疲惫
真实经历改编如有雷同你抄袭我。

  

陈立农宝贝生日快乐!
是个man帅有型的成年人啦!
妈妈永远爱你!

【All坤】跑男实记 #11

这章就过渡一些,只是为了淘汰多一点人,所以很短这样。





  尤长靖愣了愣,又拿起苹果咬了一口翻了个白眼,“你干什么啦?我还能撕了他不成?”

  

  范丞丞恶狠狠地瞪着他,松了手把蔡徐坤往自己身后推推护着他,撇了撇嘴喊道“那还不一定呢!”

  

  一脸懵逼的蔡徐坤反应过来,哭笑不得,无奈地拍了拍小孩背在身后的手,温声说道“丞丞够啦,长靖不会撕我的。”

  

  范丞丞绷紧的身子放松了下来,转身大大地张开手一把抱住了蔡徐坤,委委屈屈地蹭了蹭他下巴诉苦,“坤我跟你讲,我刚刚一直都被追,一直逃跑一直逃跑,好不容易找到你了。”

  

  蔡徐坤伸手揉了揉小孩的脑袋夸夸他,“我们丞丞最棒啦!”

  

  尤长靖在旁边默默地把苹果扔进垃圾桶,在水果店柜台上摆着的纸巾盒里顺了张纸巾擦擦手,眼睛却一直离不开那头黏黏糊糊的两人。

  

  我也想要坤坤抱抱。

  

  -

  

  游戏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此时场上还剩下完好无损的红队,蓝队和黄队。

  

  红队Justin和朱正廷两人意外地厉害,可能是在勇敢的世界中积累了不少经验,Justin凭着温州人精明的脑袋倒是联合朱正廷一路解决几人。

  

  
  黄队三人和蓝队四人碰上,黄队人数上占劣势,再加上蓝队除了小鬼都是常驻MC,经验充足,自然不敢硬碰硬,只好选择分头逃走,其中宋玖与林彦俊陈立农两人走散,刚巧碰上到处寻找目标的黄明昊与朱正廷,不幸地成为了两人的first blood。

  

  而蓝队鹿晗在去追捕落跑的陈立农途中遇到蔡徐坤一行三人,小孩笑意盈盈跑到三人背后寻求庇护,蔡徐坤一向宠他,再加上尤长靖也在三人小队中,四人便反过来成为了追击的一方,陈立农一直不被鹿晗抓到当然也是跑得快的,与体重和奔跑速度不符的范丞丞配合下成功解决鹿晗。

  

  陈立农对蔡徐坤和范丞丞两人道谢拉着尤长靖便径直走了,四人分道扬镳。

  

  “坤坤,待会见哦!”陈立农笑弯了眼。

  

  “好。”

  

  -

  

  此时场上蓝队还剩三人,分别是邓超,Angelababy和小鬼。红队全员满人,黄队还剩林彦俊,尤长靖和陈立农,红队在人数上占着明显的优势。

  

  尤长靖被陈立农强制拖走,一脸迷茫地发问“我们干嘛要走啊?”

  

  陈立农收起笑容认真回到“我看再一起走范丞丞怕是会撕我们。”

  

  “为什么哦…”尤长靖还是不解。

  

  “你没看范丞丞他一直盯着我们吗?”陈立农笑了笑,仗着身高优势揉了揉尤长靖脑袋。

  

  “诶你别搞乱我发型啦!”尤长靖不满地推开他的手整了整被揉乱的头发又问道“那我们现在要去干嘛?”

  

  “我们现在去找蓝队结盟。”

  

  “为什么!”

  

  “范丞丞占着坤坤也太久了…”陈立农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唇角。

  

  -

  

  尤长靖踮高脚尖看了看,又推了推并排走着的陈立农,“你看那个是不是林彦俊!”

  

  对面的人影正在跳着舞,身上套着鲜艳的黄色队服。

  

  “是啦。”陈立农回应一声,直接跑了上去。

  

  尤长靖也赶忙跟过去。

  

  “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吧?”林彦俊无奈地说着。

  

  “好了!谢谢!”杨颖笑得开心。

  

  陈立农绕了个圈小跑过去,与林彦俊站成一排,露出了笑容。

  

  蓝队警惕地看着他们,见那边还有个没跑过来的尤长靖更是接连往后退了几步。

  

  “不要紧张,我们是来结盟的!”陈立农直截了当地说出目的。

  

  “结盟?”小鬼皱着眉头问道,“你们要对付坤坤?”

  

  陈立农没回答,只看着邓超笑着,他深知在队里能做出决定的便是邓超。

  

  “结盟对你有什么好处?”邓超摸着下巴提出了问题。

  

  “红队现在太强了。”陈立农老老实实回答,把心里那点隐晦的小心思都收好。

  

  “行。”邓超难得的爽快,一口应了下来。

  

  “我有条件哦。”陈立农又说道,没等蓝队做出反应又接话,“不许撕坤坤。”